心灵驿站

您当前的位置:首页 > 企业文化 > 心灵驿站 > 正文

白鹤滩的秋

来源:八局新闻中心   作者:何隽   摄影作者:   阅读:1610   更新:2017年12月04日   字体:

转眼间,我来到白鹤滩已经快四个月了。

七月流火,九月授衣。天气已不似初来乍到时那般炎热,却也没有秋风带来的寒意。似乎是受到大坝建设中热火朝天的气氛的影响,放眼望去,山头上还是一片青绿,这里的一切植被还是充满着盎然生机,丝毫不见枯黄的落叶凋零。肃杀的秋日似乎与白鹤滩无缘,这不禁令人感叹,不愧是四季如春的彩云之南。

踏着朝阳开始新一天的工作,然后这一天又伴着夕晖结束。我是城市里长大的孩子,刚来到白鹤滩时,面对着这一切,又正值盛夏,心里不免浮躁。熬过了在白鹤滩的第一个夏天,秋天的脚步悄然而至。此时此刻的我,已经开始适应这一切,秋高气爽的天气化解了我内心的躁动不安,带来了舒畅和平静。我头一次觉得,秋原来如此美好。

我一向是不喜欢秋天的。在长沙炎日的余威退却散尽后,身穿一件单衣时使人禁不住要打寒噤。经历了盛极的银杏逐渐凋敝,树上的枝叶瑟缩在一团,似乎想靠这样的方式留住最后一丝温暖。最终,它们化作尘泥,与这土地融为一体。万物将归于寂灭,天地间了无生机。古人云:悲哉!秋之为气也。萧瑟兮,草木摇落而变衰。正值青年的我,又怎会喜欢这种萧瑟之景。

而对春天的到来,我是十分欢喜的。当柳条挂上了隐隐绿珠,桃枝上着了红斑,“天街小雨润如酥,草色遥看近却无”之时,我心里便会充满喜悦。我想留住它,我想永远生活在这良辰美景之中。然而事与愿违,美好的事物总是稍纵即逝,令人惋惜。

冬去秋来,周而复始。没有什么事物能逃得过自然的轮回。我就是再喜欢春天,它也不会因为我的喜欢而永驻。秋天终将到来。在长沙度过了二十几载春秋,在白鹤滩这里还是头一遭。如此充满活力的秋天,击碎了我的刻板印象。原来秋天,也可以弥漫着蓬勃的气息。

白鹤滩的秋,是温柔的。和煦的秋光轻抚肌肤,徐徐秋风轻拂面颊,我被这秋光秋风吸引,整个身体都融化在秋日中。我想到了我的母亲,在我婴孩时期,也是这么爱抚着我。光滑的触感好似温热的流水,沉醉在母亲的怀里,我总是那么安心。长大后,接触的事情越多,头脑里充斥的想法越多,心里也越来越躁动不安。在迷雾中彷徨的我,不知前路到底在何方,甚至忘记了如何思考。我一直在寻找的东西,白鹤滩给了我一个惊喜。这种感觉好似一个青年跋山涉水,终于来到大雄宝殿求得一席佛垫,被宁静环绕,不被花花世界所打扰。这秋风秋光在我耳旁轻声细语,就像儿时母亲的叮咛,给我指明了前进的方向。

白鹤滩的秋,是热情洋溢的。北国的秋天,总显得有些冷清。走在路上,刺骨的秋风吹起落叶,只有那沙沙声传入耳畔。路人裹紧自己的外套,神色匆匆。在白鹤滩,又是另一派景象。孩子们仍然在庭院里嬉戏打闹,楼下每天都有人在翩翩起舞,工地上的工人继续用汗水浇筑大坝。旺盛的生命力注入到白鹤滩这幅徐徐展开的巨大画卷,诉说着这里正在上演的奇迹。

白鹤滩的秋,又是果实累累的。闲暇之余,我来到镇上,发现这里农户们正在集市上售卖已经成熟的苹果、核桃。走近一看,饱满的苹果红的通透,核桃又香又脆。自古逢秋悲寂寥,我言秋日胜春朝。我又何必去羡慕那些春天的花花草草,这秋天成熟的果实实在是别有一番韵味。

沐浴在白鹤滩的秋光中,望着远处的苹果树,我想,总有一天我会和这颗树一样,终将开花结果,收获属于我自己的果实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