员工风采

您当前的位置:首页 > 企业文化 > 员工风采 > 正文

潇洒春哥的幸福生活

来源:基础公司   作者:侯超   摄影作者:   阅读:230   更新:2019年03月14日   字体:
    如果不是亲眼所见,很难想象,眼前这个面庞黝黑,身材壮硕的汉子,是十年前那个带着年轻帅气,靠着沉稳磁性的嗓音,在长沙步行街酒吧一条街靠走场献唱便月入不菲的潇洒小哥。
    刘春,2008年参加工作,基础公司白鹤滩项目部质检办副主任。曾在溪洛渡水电站基础项目部从事了八年质检工作,并担任技术质检办副主任一职。
    人没多少架子,工作拼命三郎,愿意带罩得住小年轻们,工作之外更是唱得一手好歌,打得一手好台球,故而在项目部小有名气,人称“春哥”是也。
    “我是一个不安分的人,在一个地方待久了会腻的。”春哥常常和身边人这样讲,还说什么自己当年走场驻唱就是为了追求自由的生活,但就是这样一个人,即将在八局迎来他工作的第十个年头了。
 
因为孝顺,他活成了曾经“讨厌”的样子
    “我以前很抗拒进入八局的,因为‘讨厌’。”
    刘春是八局子弟,父母离异后,他便一直跟着母亲。母亲曾是水电八局基础分局的职工,从他记事起,母亲便奔波在各个项目,鲜有陪伴。
    “每年只有寒暑假能来母亲身边,到了快开学时,又被委托给其他同事,一股脑的拖回家里来。”如今已为人父的春哥回忆起小时候仍不免吐槽,“小时候感觉没什么,到了高中,看着别人父母都对自己小孩怎么怎么好,心里很不是滋味。”
    正因如此,2005年大学毕业的刘春拒绝了母亲希望他到八局工作的劝说,独自一人去过卷烟厂上班,和几个哥们兄弟去长沙解放西路、河西酒吧一条街当驻唱,一时间也过得滋润,按他自己的话说,“好的时候月收上万,大手大脚都习惯了。”
    尽管春哥自己过的潇洒随意,但母亲却急在心里,去酒吧卖唱,这样一辈子怎么行?她还是希望儿子能回到八局来,回到这个为之工作为之奋斗一辈子的“家”来。
    于是,在外漂泊了三年后,春哥回家,迎接他的是母亲再一次郑重其事地谈话。本以为这个潇洒小伙还会像几年前一样撒手而去,不知怎得,在看到母亲两鬓间的隐约白发,他知道,拒绝的话,很难说出口了。
    收起吉他,剪掉长发,好比每个归来的浪子那样,扛起家庭的责任。为了母亲的期望,春哥扛起行李,通过招聘来到了八局,一来,就是九个年头。
    在项目部综合办的考勤记录里,春哥有且仅有一张请了6天假的假条,这对于他这种拼命三郎很是少见。问起事由,他只是笑了笑,说有事需要回去,了解详情后,项目领导二话不说就批准了。一开始大家还奇怪,刘春也掖着藏着,后来才知道,诶呦,春哥的宝贝女儿要准备上学了,这个汉子便连夜坐了两天车赶回家去。
    时有小年轻不解,值否?春哥只是潇洒一笑,点起香烟,吊足大家胃口后甩出答案。
    “虽然工作很忙,但我并不准备错过女儿的人生呀。”
 
因为体贴,他活成了如今幸福的样子
    在项目部里,春哥是很招人羡慕的。别人在营地有个宿舍,他却有个家,早年间在溪洛渡基础项目部相识相恋如今已是妻子的她,也来到了白鹤滩。
    她叫苟晶晶,是项目部质检办的一名资料员,身材高挑,肤白貌美,在项目部和施工局几个年轻女孩子私下的扯谈里,被戏称为“白鹤滩之花”。不熟的人难免有些疑惑,你说春哥这样一个黝黑辛劳的汉子,哪里来的这么好福气呢?
    有此疑惑的人,一者不知道春哥曾是一个帅气潇洒的帅哥,二来更没有看到春哥在追求爱情中付出的体贴和努力。
    2008年7月,刘春进入八局基础公司后,被分配至溪洛渡项目部工作。在这里,他不仅逐步胜任了工作,更收获了美满的家庭。
    “当时晶晶在溪洛渡施工局,我通过一个从小玩到大的兄弟的女朋友与她相识。”春哥抽着烟,美滋滋地回忆道,“每次去见她,都要从基坑爬到缆机平台去,那要爬80多米的垂直竖梯,再走楼梯,一共要向上爬200多米,才能去见她一面。”
    几经周折后,春哥终于抱得美人归。两个人感情迅速升温,最终走入了婚姻的殿堂,有了一个娇俏可爱的小女儿。他便向项目领导提出申请,得益于水电八局一贯而来的人性化管理,苟晶晶也由施工局调整岗位至基础项目部。
    结了婚,更是一发不可收拾。在老婆怀孕期间,我们春哥各种学做菜呀,学护理。在QQ空间说说一栏中,夫妻两更是频频秀恩爱,一时间不少圈里人纷纷痛苦地留言“无语啦”、“受不了啦”、“我要删好友”,然而春哥仍然乐此不疲。
    现如今,女儿渐渐长大了,朋友间主要的联络工具也从QQ变成了微信。现在的春哥也收敛很多了,从喂狗粮,到分享女儿的成长,变的是内容,不变的是他对家人的那一份浓浓的爱。这一次大伙反应也不激烈了,隔着手机屏幕都能感觉的幸福,怎么好去打扰呢?再说,又有谁会拒绝,朋友圈里有漂亮小丫头这样一道靓丽的风景呢?
    原本只想听父母的话,却没想到在八局这个大家里收获了幸福美满的小家,想必现在的春哥,一点都不后悔当年的选择了吧?
 
因为敬业,他活成了现在奋斗的样子
    工作中的春哥,有着地道长沙人身上的“吃得苦,霸得蛮,耐得烦”精神。
    2008年9月,刘春被分配至溪洛渡基础项目部,按照基础公司的传统,来了新人,做什么工作不说,统统下机组实习三个月,春哥当时被分到机组开始当一名记录员。
    机缘巧合,当时溪洛渡基础项目施工一线的那一批机组长都是刘春父亲的徒弟,都或多或少受过刘父指点,这下“小师弟”来了,业务上倾囊相授,加之以春哥确实勤奋肯学,不到三个月,就成长为了机组骨干。
    实习期满,项目领导准备把刘春调至质检办。恰逢赶工期,春哥实习机组的机长不干了,专门向项目领导申请,这样一把好手,你不能抢走我的!就这样,春哥的实习期从3个月变成了6个月,但他没有任何怨言。
    从去年调到白鹤滩基础处理项目后,春哥用他认真的工作获得了项目领导的一致好评,不到一年时间,他便由分管单一作业面质检工作的质检员,走到分管片区的部位工程师,最后成为统筹项目现场质检工作的质检办副主任。
    每天,春哥要从施工现场600平台出发,上大坝右岸坝肩槽,进帷幕洞,再下到水垫塘基坑,依次检查左右岸,一趟走下来,至少是2小时,只要天气一热,就是一身大汗。
    “没办法,必须要对每一个工作面的施工情况都了解。”回到值班室,春哥脱下反光背心,拧了拧被汗浸湿的上衣,随手拿过一叠图纸扇起风来,“希望年轻人快点成长起来吧,加油啊,你也一样。”
 
    傍晚,夕阳将落,月明星现。在基础公司白鹤滩项目部的营地里,人们刚刚结束一天的工作,吃完晚饭,或聚而闲谈,或三两漫步,远方仍传来机械的轰鸣,间有农舍的犬吠相伴。抬头看去,天色渐暗,春哥的办公室,像过去的每一个夜晚一样,透露着温暖坚定而催人上进的光芒。
    身边走过几个小年轻,他们是项目今年新分的大学生。同9年前的春哥一样,他们刚刚当上见习质检员,只见一人停下脚步,说道,“刘主任要加班给我们上课。你来不?”
    自然,欣而同行。